您好,欢迎来到重庆城乡网!
  登录/免费注册   帮助中心
免费发布您的乡村旅游、基地、农副产品等信息!免费开通网站
首页 > 创业故事 > 列表

一年时间,从一万元创业,到年流水十几亿

发布时间: 2019/9/10 14:14:48 人气: 50

在我的笔记本中,有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创业故事,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。

之所以用上“传奇色彩”这个词,是因为这个创业故事的两位主角,从常识判断完全不具备创业的条件,没有漂亮的从业经历,没有起码的社会资源,没有分毫的外部投资,没有狗血的武林奇遇,甚至最开始都没有一个能够信誓旦旦震惊世人的商业计划,一夜之间就成功了,就仿佛是一场梦。

可互联网世界的神奇之处就在于,很多不可思议就这么发生了,出乎世人的意料,甚至是超越了创业者自己的想象。

他们是雷厚涛、雷厚义两兄弟,如果你是开山猴的老用户,应该在《悟空单车败了,充电宝疯了,互联网进入冰河时代了》一文中,和我一起窥见过这对兄弟创业奔跑过程中的一个瞬间,而今天,让我们一起来回顾这对兄弟从一文不名到亿万身价的“暴富”经历。

《悟空单车》一文发布之后,雷厚涛、雷厚义兄弟分别找人联系并约见了猴哥,开山猴读者群中的朋友们劝我“藏锤赴会,防止挨揍”,猴哥也是连夜温习了一遍UFC无限制综合格斗视频,临时抱佛脚,也好过临阵揍成狗。可事实上我和雷氏兄弟的相会,并没有发生暴力冲突,不但交流酣畅,而且相见甚欢。

这件事给猴哥壮了胆,取消了淘宝购物车中的那把防身锤,虽说最近思建科技CEO葛建东也约我择期见面,按理说应该也用不上了。


卑微的出身,坎坷地漂泊

在研究悟空单车的时候,猴哥曾经一度猜想,雷氏兄弟是富二代创业,又或者是豪商巨贾的前台代言人,因为他们发家快、手笔大,江湖中又没有流传过多少传说。实际接触才发现,他们的创业起点实在是低得不能再低了,如果非要说有后台,那这个后台无疑就是互联网金融风口的上帝之手。

1991年7月21日,雷厚涛、雷厚义两兄弟生于重庆垫江农村,同胞孪生,就像大多数雷同的商业励志故事,他们家庭经济条件不好,母亲在家务农,父亲外出打工,甚至供养两兄弟读书都十分吃力。

哥哥雷厚涛告诉我,他上初中时,生活老师看他家境贫寒,每个月资助10元钱的生活费,而在天津财经大学读书期间,一位匿名企业家每个月资助500元的生活费,对他而言,这绝对是雪中送炭,足够铭记终生。

这样的家庭,显然很难供养两兄弟同时读大学,同样考上大学的弟弟雷厚义,毅然决定退学,到社会上打拼,减轻家庭的经济压力。

事实上,虽然是同胞孪生的兄弟,在求学阶段的不同选择,已经体现出了明显的性格差异,哥哥雷厚涛更偏沉稳,弟弟雷厚义更偏胆大,在此后的创业道路上,在两兄弟分头创业、一一对应近乎孪生的公司业务线之外,雷厚义大胆拥抱共享经济,创办悟空共享单车,也是这种性格差异的体现。

2013年,雷厚涛大学毕业之后,并没有从事大学物流管理专业方面的工作,而是谋划着,要进入互联网行业。这一点,早在社会上闯荡、偶尔在北大旁听的弟弟雷厚义,也深有共识。他们首先想到的,是到互联网公司从产品经理做起。

可是,虽然互联网是一个开放的世界,但对于一个物流专业毕业生和一个北京大学旁听生而言,入门机会仍然是奢侈的产物。

于是,两兄弟在北京的地下室里,开始闭关修炼,学了两个月的产品设计,他们的学习方式也足够励志:看网络教学视频。

两个月后,雷厚涛因为有大学学历,进入了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,从事大数据贷款的风控工作;而没有学历的雷厚义则略微坎坷了一点,不过最终也如愿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,做的是校园闲置物品交易的C2C电商平台。

雷厚涛、雷厚义两兄弟,一个从潘家园七八平米的地下室,一个从通州十几平米的出租屋,同时踏入互联网,做了两年的北漂,直到2015年底。

2015年,雷厚涛在北京的那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已经做到了项目负责人,当时做的是一款会员制贷款产品,其实就是次信用网络贷款,也就是为大学生、初入社会工薪阶层等信贷弱势群体提供小额网络贷款。在当时,互联网金融市场还很少有类似的产品,雷厚涛对此很有信心。

可是,2015年下半年,由于这家公司的战略调整,主业转型,雷厚涛负责的这个项目,尚未投放市场即取消。与此同时,雷厚义在那家二手物品交易平台也做到了产品总监的职位,但由于后续融资失败,也面临重新找工作的窘境。

两兄弟一商量,决定索性回重庆创业。

员工跑光了,两兄弟相对而坐

约定成功后就分家

回重庆的时候,两兄弟的钱加在一起,只有一万元。

互联网创业项目的方向,是由哥哥雷厚涛提出来的,他凭两年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从业经验判断,互联网现金贷这个领域大有可为。

可是,毕竟一万元对于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创业而言,还不够一个程序员的一个月工资,投入实在不够。于是,两兄弟就开始了从家人、朋友那借钱,甚至从银行贷款,七七八八凑了几十万元启动资金,成立“重庆在你身边网络技术有限公司”,招兵买马,于2015年12月正式运营,开展网络贷款业务。

最开始,雷氏兄弟先后设计了三四款互联网金融产品,比如一元贷款、担保贷款等,但这些产品都先后失败,有的是因为带有博彩性质,尚未发布就自我否定了,有的是投入市场但没有跑起来的,更关键的是,提供网络贷款的公司,自己都没有资金,又怎么贷给别人?

兄弟俩跑了很多城市,见了很多投资人,可是,没有人愿意投资,这并不奇怪。

总之,就像绝大多数创业公司一样,现实和梦想差距很大,实际运营远不如想象中的顺利。

2016年3月份开始,公司已经不能足额发放工资,雷氏兄弟只能象征性地给员工发生活费。每个月发工资那几天,每到晚上9点之后,夜幕降临,员工离去,两兄弟就开始四处打电话借钱。白天不能打,被员工知道肯定跑路。

当时,公司办公地点还在冉家坝的一处两室一厅的民宅,员工之所以能接受在民宅上班,无非是看在创业初期,如果连工资都发不了,谁又愿意留下?

员工连续好几个月都拿不到足额的工资,终于开始陆续离开。

2016年5月的那两天,对于雷氏兄弟而言,办公室里寂静一片,终于所有员工都跑光了,只有雷厚涛、雷厚义两兄弟相对而坐。

那两天,除了继续想办法借钱,他们聊了很多。

对于绝大部分合伙创业者而言,都有创业失败的可能,只不过彼此退路不尽相同,也可以选择独自承受。可是对于雷厚涛、雷厚义而言,创业失败不是拍拍屁股回家自己哭,他们毕竟来自同一个家庭,而且是经济条件并不好的家庭,在公司一起哭完了,回家还要一起承担家庭的责任。

这种退无可退的绝望,深深地刺激着两兄弟。就在相对而坐、大眼瞪小眼的那两天,两兄弟约好:如果败了,就各自去找地方上班赚钱一起还债;如果成功了,也要分开发展,毕竟对于共同的家庭而言,这样可以更大程度地分担风险。

约定完,两兄弟重新出门,挨个拜访核心团队成员,劝大家回来上班。苦口婆心之下,技术总监第一个被打动,回来继续完善第四款产品“借钱用”的后台管理系统。

仿佛过山车,莫名其妙地起死回生

“借钱用”的产品逻辑,其实就是雷厚涛当年在北京那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所负责项目的延续,也恰恰是这款产品,使在你身边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起死回生。

就在员工都已经跑光了的5月份,雷厚涛、雷厚义突然发现,“借钱用”的流量突然间飙升,大量用户涌进来,甚至让两兄弟有些措手不及。可是,用户涌进来是要借贷的,雷氏兄弟自己都没有自己维持公司运营,甚至连每个用户1元钱的征信验证成本都支付不起,哪里有资金借贷给用户?

在关键时刻,两兄弟决定,更改产品逻辑,从互联网现金贷平台,变成网络现金贷的流量平台,将流量导给发薪贷、功夫贷、平安普惠等有实力的放款平台,靠收取实际贷款佣金的方式赚钱。

马上,这一模式就开始产生佣金收入,第一个月,也就是6月份有4万元,而7月份就增长到了30多万,8月份突破100万……曾有那么一刻,雷厚涛、雷厚义甚至都不敢相信,这一切都是真的,仿佛是做梦一样。

当时,两兄弟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,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踩在了一个巨大的风口之上。这个风口就是,2016年是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元年,各级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强力出台了多项监管措施,加强互联网金融领域的规范管理。而在2016年3月30日,央行、银监会出台《关于加大对新消费领域金融支持的指导意见》,要求大力发展消费金融市场,积极构建消费金融组织体系、不断推进消费信贷管理的模式和产品创新。

一边是堵,一边是疏,各大互联网金融公司,在强力监管下,顺势挺进消费金融领域,而这种集体挺进,就需要海量的用户流量支撑,这恰恰为雷厚涛、雷厚义的“借钱用”的精准流量,在危难之际提供了发展契机。

由于6月份产生的现金贷流量佣金,要到8月份才能结算到账,事实上6、7月份,公司仍然是发不起工资的,但是看到业绩在疯狂地增长,雷厚涛、雷厚义两兄弟开始放心大胆地借钱发工资,甚至各自办了多张信用卡,用于套现发工资。

就在6月份,公司有做起来的苗头,为了分散家庭的风险,按照两兄弟的约定,雷厚义成立了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,孪生兄弟启动了孪生公司的进程。

雷厚涛名下成立了在你身边、后汉科技、深圳前海辉誉金融;雷厚义名下成立了纵情向前、战国科技、深圳前海同花顺金融。进入2017年,雷厚涛又成立了先天下商业管理、超秒数据科技等公司;雷厚义又成立了照汗青科技、厦门融云智创金融等公司。

在雷厚涛、雷厚义成立的不同公司中,装入不同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和服务,而雷氏兄弟相互持股,一般都是90:10的比例,也有95:5的比例。

雷厚义告诉我,兄弟分家独立发展,主要还是为了分散家庭的风险,以及尽量发挥各自的能力。事实上,兄弟俩还是经常碰头,一起来研究行业里的发展趋势,共同制定战略进行互联网金融领域新的布局。

此后雷厚义追逐共享经济,投资悟空单车的故事,开山猴之前的文章有专门的研究,就是在两兄弟分家之后,雷厚义与战国科技的独自探索,恰恰证明了两兄弟一年前设计分家思路的正确。

面向新市场,开展新业务探索,不可避免会有风险,虽然雷厚义亏了200多万,但并未伤及纵情向前网络科技公司的根本,何况雷厚涛并未深度参与,对于家庭而言,更无影响。

一年时间,从创业者到投资人

一年时间,91年出生的一对孪生兄弟,从1万元起家,没有拿到任何风险投资,靠自己的努力,也靠时代赋予的运气,坐在了互联网金融现金贷的风口,各自打造了一个互联网金融集团公司。

这可能是无数创业者,想都不敢想的事。

距离2016年6月份,在你身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真正发展起来,刚好还有几天就一年,雷厚涛、雷厚义两兄弟各自建立的互联网金融系列公司,各自向互联网金融大平台输送了的现金贷流水已达6、7亿规模,两兄弟旗下的公司,每月营收已经各自达到了四五百万的规模,猴哥初步估算,应该有50%以上的净利润。

 

问雷厚义,向我透露这些,就不怕被报道出去之后有人杀进来竞争吗?雷厚义说不怕。

事实上,随着现金贷流量运营市场的成熟,早期的强烈需求也在逐步弱化,一方面互联网金融公司竞争激烈,资源在陆续集中,而用户持续积累,对于第三方流量平台的需求在下降,另一方面,有大量第三方流量公司涌入市场,也在逐步让这个领域变成红海,甚至很多这个领域的玩法和规则,新入场第三方流量公司还要摸索大半年才能找到门路,到那个时候,市场很可能已经让他们赚不到钱了。

两兄弟的公司,都在互联网金融领域,做基于未来的布局。

雷厚涛则表示,他在做“碗里”、“锅里”、“田里”的三层布局:碗里的,是把现有的主营业务继续做上规模;锅里的,是要通过现金贷挖掘消费金融产业链的新趋势创新点;田里的,则是要尝试非主营业务的投资布局。

雷厚涛在积极学习天使投资,希望自己能用未来眼光看十年之后,通过投资创业项目的方式,来布局新业务。雷厚义也向我表示,正在探索新领域,计划开展对外的优质项目投资。

果然是孪生兄弟。

对商业世界的理解,可谓非常丰富;坐在我右边的投资人,是只有一次创业经验的“新手”,对很多领域其实还充满着好奇。

可是在仔细倾听下,他们却都极好地扮演好了自己的角色,也精准地把握着最关键的地方,创业者极尽所能地推演自己未来的商业世界,而投资人打破砂锅地追问,更多是在探求对于创始团队的人的认知。 

·上篇:重庆小面故事:三次创业,为爱转身
·下篇:重庆大学生卖手抓饼,年收入250万!